IMG_2382_副本.jpg

我的母親是一個很平凡的人,卻用沉默的身教,告訴我許多道理。倘若我有什麼值得被稱讚的優點,這都得感謝我的母親。

七歲的時候,父親因為一場意外過世。身為長媳,母親肩負起所有的責任與義務帶著我與妹妹三個孩子與爺爺奶奶同住。自我有記憶以來,母親每天五點鐘起床開始所有家務,包含做三種不同的早餐:我與妹妹們吃的,奶奶的早齋,爺爺的稀飯與配菜。至於她自己吃什麼,我從來都不知道。同時張羅好午餐飯盒讓我們帶著上學去,然後她八點準時出門上班。若下班的早,晚餐肯定是母親來做,若有事需要加班,則由奶奶負責,她再回來收拾接手。

奶奶與母親的婆媳關係一直很微妙,隨著我越來越懂事之後便發現母親在奶奶心中是這個家裡最不重要的人。奶奶對我們極好,但把母親置之於外的態度經常讓我矛盾。護著自己的母親,我在青春期時沒少過跟奶奶頂嘴。就我這尖牙利嘴的小ㄚ頭片子根本不用向天借膽,回嘴的話能讓奶奶七竅生煙血壓高上好幾個刻度。母親回來知道,總私下告誡我不可以惹奶奶生氣。因為奶奶身子差,經不起這樣的搗騰。

從小到大幾乎就是這樣,奶奶一旦身體違和,第一個帶她去醫院的肯定是母親。而奶奶的病也總像是算準了似的在寒暑我和妹妹們都放假時發作,母親讓我們白天去醫院陪伴奶奶,她晚上下班過來交接,讓我們回家休息睡覺,自己留守醫院。同個屋簷下,生活的脈絡糾纏在一起,父親的兄弟姊妹也都住在家附近,親戚之間經常走動,大家族之下,母親對奶奶的態度變得極為關鍵。她用溫柔與順從奠定長媳的家族地位,讓我與妹妹們除了爺爺奶奶的關愛之外也同時受到來自姑姑叔叔嬸嬸們的照顧。這個地位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權力,而是一種身分的認同,以及對這個家族的回饋。因此,即使我們失去父親,也從來沒有覺得缺少人疼愛過,甚至可以說是在大家愛的包圍下快快樂樂的長大,並養成一個健全樂觀的人格。

母親的手路菜好幾樣是來自奶奶的指導,或者說,是嫁到這個家後才學會的。她也是幾個兒媳婦中唯一跟著奶奶學做功夫菜的。理由無他,大大小小的祭祀拜拜需要,過年過節爺爺過壽或宴客時都需要。奶奶認定這是長媳必須要會的,把廚房大權漸漸的交給母親,也把這些味道繼續傳承在這個家族裡。當然奶奶對家務的要求不只這些,一個受日式教育長大的女人,瑣碎而嚴謹的做事方式會把一個來自鄉下的女孩給逼瘋。幸好我堅強的母親挺了過來。

曾經我以為母親是認命而傳統的女子,在丈夫去世後沒有帶著孩子改嫁追求自身的幸福,反而留在夫家與公婆同住。在把我們都拉拔長大這個漫長的過程中,面對一個不怎麼善待自己的婆婆還要隱忍諸多,也不允許有太多自己的情緒與私人生活。這種日子如果不用傳統認命來解釋,似乎也找不到合理的規範。是的,我曾經是這麼想的。但後來卻改觀了。

決定結婚的時候與某人和家人一起商討婚禮事宜,婆家的人問我有什麼要求或者自己有沒有想要的形式我都說沒有:「爸媽決定吧,我們會全力配合」。雖然沒什麼結婚夢,但當時的話卻也嚇了自己一跳,因為不是客套,是自然而然的反應。我評估過婆家要宴請的桌數與他們長男娶媳婦的心情後,與某人決定讓爸媽自己開心怎麼做就怎麼做。唯一真正親自操辦的事是:在北京的婚紗批發市場挑了婚紗帶回台北穿。

某人迄今還問我沒有一個夢幻婚禮是不是很遺憾?我說:「看你爸媽那天這麼開心風光很棒啊,至於我想要的婚禮如果真的講究起來,怕你當初還真給不起呢。(玩笑)」。母親潛移默化的身教從我決定婚禮形式的那刻起終於體現,踏入一個家庭,以顧全大局為出發點,把自己的需求放在最後。於是她在扶養我們的過程中,有公婆的幫忙,有親戚的協助。我們每天回到家裡一定有人,不用當鑰匙兒童,不用忍受便當或速食。她一個人能給我們的當然是全部的愛,但生長在這個家族,我們也需要來自爺爺奶奶姑姑叔叔的愛,這些不同的愛因為源於血緣無法剝奪,也是這些不同的愛豐富了我和妹妹的童年。

我現在已經無法只為自我滿足做任何決定,考慮到兩家人是最基本的出發點。我沒有覺得因此失去自己,或者說在一個限度之內我還是在做我自己,而在看不見的地方,兩家人其實是默默的幫助與支持我與某人實現那個自己。我的母親用一生告訴我當你結婚當你有了孩子,妳的所作所為都要為這些家人負責,而為這些人負責就是為自己的選擇負責。在看似犧牲的背後,往往是另外一種形式上的獲得。她並不傳統也不認命,她把身為女人最擅長的溫柔與執著發揮到極大值,並感染給身邊的人。

奶奶過世前最後一次參加家族聚餐那天是我關的家門。關好門追上去看到的是母親攙扶著奶奶慢慢走的畫面。我迄今無法忘記當時看見這兩個人背影時的心情,那忽然湧上鼻子的酸楚瞬間就模糊了雙眼。這是兩個人一起同時失去生命中最寶貴的男人之後相互依存的寫照,至於命運是什麼?那些都不重要了。

 

IMG_2376_副本.jpg

IMG_2346_副本.jpg

IMG_2356_副本.jpg

 

我一直都很喜歡蕾絲,喜歡她純粹的女性象徵以及略帶情色意義的部份。作為一件主角級洋裝,這身絕沒有辜負。平常安靜的躺在衣櫃,必要時領它出門。簡單的黑色一字帶涼高跟用來平衡看起來複雜的細節。說也奇怪,蕾絲這種材質如果運用的不好很容易看起來廉價或低俗,但這一件從配色到剪裁到拼接都看起來很上流。原來蕾絲正正經經起來確實也是高貴的,它的多面性也讓我越來越著迷了。

IMG_2372_副本.jpg

IMG_2374_副本.jpg

IMG_2375_副本.jpg

IMG_2396_副本.jpg

IMG_2380_副本.jpg

 

 

【凱特謎之音】

雖然來自南台灣,但我的台語非常不輪轉。操著一口不輪轉的台語與我的婆婆對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因為總想著這是我內心極想要進入她的世界的努力,以及愛聽她笑著說那句:「哩共國語啦,我攏聽無。哩共台語哇聽列揪艱苦」。在孫子還沒報到之前,這是我唯一逗她開心的方式(想想好爛.....)。

 

 

創作者介紹

凱特王Kate

凱特王Ka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pg
  • 我觀察身邊的女性友人,很多都急欲跟婆家劃清界線。
    尤其生了小孩後,想的都是怎麼找藉口,盡量減少讓婆家的人接觸到小孩。
    一旦婆家的人跟小孩有所互動,她們也是怎麼看都有得挑剔(嫌婆婆嚇到小孩啦、把小孩弄哭啦等等)。

    可能我很幸運,遇到一個個性隨和的婆婆,相處上沒什麼隔閡。
    所以看到身邊朋友這樣,我總覺得可惜,
    多一個家族的人一起來疼愛小孩,有什麼不好呢?為什麼要自己先替小孩侷限只能跟母親這邊的家族親近呢?

    也或許這是出於尚未生育的我難以理解的母愛獨佔性吧?
  • 小時候我雖然經常頂撞奶奶,但在奶奶心中,我這個長孫女永遠是心肝寶貝之一。她記得我農曆的生日,每次都塞給我一個紅包讓我去買零食。爺爺奶奶之於我是一個可以耍賴任性的地方,每次被媽媽用籐條追著打的時候,都是奶奶護著我們,並且好幾次把籐條折斷拿去當柴燒了。孩子都是很伶俐的生物,父母管教,爺奶寵愛,讓他們有個無法拒絕的避風港對當父母的而言是不是在管教小孩時更能放開手打?例如我媽就是(感覺好像舉錯例子了....哈哈)

    凱特王Kate 於 2015/08/25 23:18 回覆

  • tennis872
  • 想起問凱特文的洋裝~超好看
  • 品牌是:self-portrait

    凱特王Kate 於 2015/08/31 11:2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